北京赛车平台
语录

回不去的故乡

作者: 来源: 时间:2019-02-05

距离我出生到现在已有22个年头了,每次一回到心里的地方感慨万千,我想在以后能留些什么,想写出对家乡的种种之情,虽然现在她是那么的苍老……

我出生的地方名曰《永安》,其意指永远安宁,在这个小村庄发生过许多的事,笑过、哭过、打闹过,更重要的便是那成长……

一条大路通我家,我家种的油菜花,大路两边的风景到现在还是那么优美,最引人注目的是路两旁的苹果树,一到春天花香扑面而来,惹人心旷神怡,可到了夏天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农药味,那么的刺鼻,秋天是个繁忙的季节,苹果成熟了,大人小孩们开始每天的采摘,想起小时候的己是多顽皮啊!可遗憾的是到现在还不会爬树,冬天的到来,走在路上,眩晕刺眼,人们闲了下来暖炕头 ,四五人围在炉火旁闹嗑、喝茶,有的围坐在炕上,打牌、麻将,小孩们最期盼的是过大年,穿着新衣裳、新鞋子,三五成群地串门嬉戏放鞭炮,老人们在阳光明媚的一天,懒洋洋的扎堆在麦柴前,晒着阳光,聊着从不厌烦的话语“你吃了么”。

村子里有座庙,小的时候以为里面住的是神仙,不敢靠近打扰,直到现在对神存在着敬畏,庙宇下面是山沟,顺着那山沟往下走便是那带有恐怖色彩的洞门哈,春天摘苜蓿时会走过那里,不注意抬起头,瞬间头皮发麻撤离,不过那边风景很美,有花草树木,还有流水,尤其在冬天水面结冰形成冰雕,煞是好看。

村子里的梁上,有一个十字路口,路中间有颗杏树,也叫杏树梁,晚上到来时而你恰好路过,会听到一些东西,浑身鸡皮疙瘩,那你要加快步伐远离,我想你会时不时的回头,怕有东西跟随,我也是……

关于己成长的老院,现在早已荒废,庭院里都是杂草和香椿树,村里分为上庄与下庄,而我的童年是在下庄度过,这里居住最紧密的是碾子哈,夏天天气炎热,晚上九、十点都有闹家常的大人们,而小孩一直是追逐打闹,下庄最有人气的地方是大场里,孩子们可以嬉戏、可以做游戏、跳皮筋、丢沙包、跳方格,可有的时候玩着玩着就哭了,哭过之后是开心的笑,时常会小打小闹。

上庄与下庄不同的是有座学校——(永安小学),里邻八乡满七岁的孩子不远路程前来求学,印象中最深刻的是08年的地震,那时我在读五年级,下午两点二十八分左右,我和同学在一年级的教室黑板写字,忽然感觉到身体晃动,以为是有人在背后推我,可一声“地震了”打破原有的平静,己拉着三弟往外跑,一直跑到操场已经人满为患了,身上惊出冷汗。当然最让受苦的是我在二三年级的时候,当时是步入冬天了,学校的老教室存在了很多年了不安全,重新建起了新教室,不过还没完工,冬天好冷的,我们就从家里拿上小板凳当课桌用,蹲在操场上,冷风吹过来,脸上红红的,记得当时老爸叫来了记者报道过,标题为《老师,我们外面上课好冷》。

一到每年农历的六月,期待着神会的来临,老家话叫跳大神,一种祭祀活动,祈求今年的风调雨顺,和和睦睦;小时候最看不懂的是(皮影戏),尽管现在早已不存在了,可还是很怀念,每年的唱大戏最为热闹,听着秦腔,哼着小曲儿,喝着茶;小孩们也很活跃,戏场里跑来跑去,包括我己到现在还是很喜欢戏曲,有些东西在传承着,就像零点乐队写的一句“祖先的玩艺儿传到今天,生旦净末丑样样齐全,花脸的脸谱千姿百态,武生的打斗最是精彩”。

过年了,正月里社火开始了,舞龙舞狮扭秧歌,鞭炮声、烟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这一年注定不平凡,十足的年味,不像今天一样失去了很多东西,正月十二的打灯笼,充满着这个喜庆的日子。

印象中的下庄大场里,一到夏天,堆满了油菜、小麦,垒起大堆了,黎明起时,大人们忙碌了,准备今天的碾场,而我们还能睡到然醒,醒来跑到场里,帮帮忙,过后又是打闹玩耍,最喜欢坐在碾场的三轮车里,再次闭着眼睡一觉。

多年已过,每当我走在大场时,看不到匆忙的身影了,脑海中还是会想起昔日的种种,现在的碾子哈、大场里、操场里早已没有了往日的闹嗑声,时过境迁,沧海桑田,谁能阻止岁月的老去,身边的同龄人早已成家,而我只能在夜晚时坐在窗前,拿起笔,写出流逝的岁月痕迹,来回避孤独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 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 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热门资讯
编辑推荐编辑推荐